你好,我的绝代佳人

   日期:2021-10-18     来源:湖南师范大学树达学院     作者:肖敬怡     浏览:149     评论:0    
核心提示:打我有记忆起,妈妈就是个中年妇女的样子。所以我总忘记,妈妈曾经也是个花季少女;打我有记忆起,妈妈就替我赶虫子、打雷时抱着我,一副女超人的模样,所以我总忘记,妈妈曾经也爱哭、怕虫子、怕打雷。

   【湖南师范大学树达学院10月18日讯】(通讯员 肖敬怡)打我有记忆起,妈妈就是个中年妇女的样子。所以我总忘记,妈妈曾经也是个花季少女;打我有记忆起,妈妈就替我赶虫子、打雷时抱着我,一副女超人的模样,所以我总忘记,妈妈曾经也爱哭、怕虫子、怕打雷。

正在热映的《你好,李焕英》是贾玲写给妈妈的情书,承载着她对妈妈的回忆和感情。电影里贾玲穿回1981年——妈妈年轻的时候,弥补自己的过失,想尽办法让妈妈开心。如果是你穿越到母亲年轻的时候,你是帮她改变命运,还是随她走老路呢?

 高三最后两个月我妈来陪读了。早上起得比我早,就是为了给我做一顿早餐,每天不重样且荤素搭配;下班回到陪读的小破屋,先检查有没有蜘蛛蜈蚣,因为小破屋的墙壁上总是有许多很大的蜘蛛,然后做晚餐送进学校让我吃,舍不得浪费我的任何一分钟。那天,我妈被蜈蚣咬了,她没有告诉我。”晚上偷玩妈妈手机时看到了她和房东阿姨的聊天记录和那只奇丑无比的大蜈蚣,“老板娘,我被蜈蚣咬了,有没有什么药可以涂一下?我真的蛮怕的。”“别告诉我女儿,她会担心。”你看我这个傻妈妈,明明也很害怕很无措,却什么也不肯说。

从学校回小破屋的路上有两座墓碑,刚开始我会闭着眼很快的跑过,后来每天晚上十点半都会有一个穿着睡衣的“女超人”准时等在校门口和我一起回家。午睡起来我能吃到新鲜水果,晚上回去热水都已经预备好了,洗洗就能休息,洗衣服的事情妈妈从未让我碰过。高考结束后乃至现在,我妈说:“其实还挺喜欢那样的日子,我瘦了六斤,厨房和井是分开的,做一顿饭可以来来回回走十几趟。”那两个月受过的苦,如今她却以最轻松的语气说出来,我知道她不想让我有压力。

妈妈们有个习惯,只要你说哪样菜好吃她就会频繁的煮那道菜,直到你不再动筷为止,妈妈这一辈子,在拼命的对你好。很多时候我们以一句“妈妈”为报酬,肆无忌惮的索取着一切,她却被一句“妈妈”所羁绊,毫无保留地给你一切。“李焕英”其实是无数妈妈的一个缩影,每个人的妈妈都同样伟大,她不在乎你是否出人头地,她只盼你好,盼你健康快乐。 所以你对这世间的温柔,记得留一份给妈妈。

《百年孤独》里说:“父母是隔在我们和死亡之间的席子。”他们不仅给予我们爱和守护,还有心灵上的慰藉。人民网也谈到:人生最大的悔恨莫过于“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来日方长是最大的骗局,切莫等撞了南墙才后悔。

我们的妈妈也曾对镜贴花黄,风华绝代,只是因为有了家庭、儿女,才困于昼夜、厨房与爱、变成了中年妇女的模样。这么多年来,我才发现我妈远比我想想中更爱我。吃穿用度从不少我,犯错时会狠狠责骂,但都会和我讲最温柔的道理,轻轻抚摸我的头发,因为我是她的孩子。

我以为她是个不爱炫耀的人,原来她不爱炫耀的只是她自己。当我写得一手好字,她会忍不住分享在她的朋友圈,仔细数数她本就不多的朋友圈,有很多关于我;亲戚朋友聚会时,她会说我家孩子很懂事和能干。

微弱的灯光下有两双手,一双满是皱纹茧子和裂痕,一双白得发亮细皮嫩肉。那个费劲心思想让我开心的绝代佳人,我想握住你的手,一直走下去直至永远。


默犬

【湖南师范大学树达学院10月18日讯】(通讯员 王昊东)我全家都是不太喜欢小动物的。

所以,即便是爷爷奶奶在乡下老家,为看家护院而饲养的土狗,也只是马马虎虎地养着,不关注亦不太照顾。正因如此,养狗以来,不少过于活泼的狗死于乡下人家杀老鼠的药饵,或是被什么车给轧死了,总之不得长久。

老人家也不多在意,土狗而已,几个鸡蛋就可以从别人家抱一只狗崽子来,有时甚至有人白送。因此,当我蓦然发觉,自我升入中学以来,陪伴老人家的狗没有再频繁改变时,感到了不小的惊讶。

狗没有名字。乡下小孩喜欢叫它黑鼻子,老人家以传统的“嘬嘬嘬”声使唤它,串门的邻居用“旺财、来福”这样的吉祥话来和它打招呼。我的同龄人们则依着城市里给宠物取名的路数叫它。因为它生得圆滚滚的,故名“胖胖”;身躯上披覆着一层短而油腻的棕毛,所以又叫“小黄”。还有些心眼坏的小子,会用竹竿、石子欺负它,叫它“短腿狗”。但好在它也从来不吠叫、不攀咬。

对,这只狗从来不叫,至少我从没见过。农村养的狗,是划分在牲畜一列,而非宠物。有它一口饭,它也就得出一份力,否则,一身肉就是进锅的下场。但它从来不叫。来了生人,它无动于衷;被行人不小心踢到、踩到尾巴,也只是发出细碎的悲鸣后快速逃开,有时甚至连悲鸣也没有。即使是在外和“狗朋友们”交际,都不过是跟在狗群后,任由撕咬。

“傻狗啊,傻狗。你倒是发出一声像样的吠叫啊。你这样缄默,该如何看家护院呢?”

它是如此的安静,就像默剧的主演。我虽从不招呼它,倒也因此在心里有了一个特定的称呼——默犬。

但就是这样一只不履行职责的狗活得最久,甚至超过了它那些聒噪的前辈们的总和。想来它是有什么独特的生存之道吧。

的确,它静默、不吠叫、好欺负,有时多受些无聊的撩打,但终归是免了因咬了人家而被主人“正法”的命运。它节制,从不吃些来路不明的东西,毒老鼠的药饵药不进它的肚皮里。

农家人摆宴,少不了有贪嘴的畜生逡巡,想从主人们的嘴缝里捡些漏食。来回的窜动自然是带起了尘土,惹恼了,也不客气,一脚踹过去教它们知道什么是规矩。默犬呢?它太本分了。饭食飘香,它也只是蹲坐在大门外,从不参与捡食。

它的本分与老实收获了认可,会有人留下一些带肉的骨肉特地去喂它,偏爱到了只许它吃的地步,若有些鸡鸭来啄食,甚至会踹开它们帮着这狗护食。但话又说回来了,狗啊,你能让鸡抢食,未免也太过窝囊了。

这狗的好脾气,能让任何人有揉捏它的胆量。即便是我,也揉过它皱巴巴的大头。但它既不抗拒,也不配合。只是淡然地趴着,好像休息就是天下顶重要的事情了。

每一个慵懒的午后,金色的阳光铺洒在庭院里。大人们在牌桌上吆五喝六,鸡群成群结队地在林子里啄食。我面对空旷的田野坐着,默犬趴在一片树荫下。我们对应得如此恰当。

看着这安静的狗,我有时会想。如果不是太平盛世,如果不是家有余粮。默犬,还能如此安宁地躺着吗?恐怕得学会吠叫,学会呲牙才能体现出价值,才能在青黄不接的年代里挣一口饭吧。

我望向它,它也正好转头看向我。黑溜溜的眼睛盯着我,我看到了一点温和。招招手,它起身慢吞吞地踱到我身前趴下。这一瞬间我有些惭愧,为动过念头驱使这样和顺的狗去吠叫、去呲牙。我不再看它,它亦不再看我。我们一同看着田垄上的金黄越来越深沉,什么也不想。

你的静默,就是太平日子里颂美的唱法吧,这是你侥幸拥有的特权。

狗啊,如果你也能欣赏的话,那就尽力再多看几日夕阳吧。

湖南师范大学树达学院 责任编辑:丁莉敏

 
打赏
 
0相关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nieluyuanyfighting

访问主页 在线交谈

推荐图文
推荐校园资讯
  • 助梦少年宫,永远跟党走

    为庆祝建党一百周年,7月21日“童心圆”助梦团队在湖北省黄石市阳新县王英镇乡村学校少年宫开展小学生党史学习活动。活动以讲好红色文化故事,搞好红色...[详细...]

手机触屏版网站

手机访问轻松,自动识别,自动跳转无需操作。即刻掌握最新校园活动信息。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关注当代大学生网微信公众号。掌握投稿便捷方法。

微信客服号

扫描二维码,添加官方微信客服,在线沟通投稿疑问

投稿帮助微信公众号

dddxsnet

周一至周日9:00-23:00

皖ICP备06007022号-1

皖公网安备34010402700492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