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两名大学生入侵校网改晨跑数据 获利数万元

   日期:2014-05-09     来源:新闻晨报    浏览:720    评论:0    分享好友
核心提示:两个月前,上海立信会计学院发现网站后台遭黑客频频侵袭,大批学生晨跑数据被篡改。警方随之介入,一起罕见的网络代跑黑色产业链
 两个月前,上海立信会计学院发现网站后台遭“黑客”频频侵袭,大批学生晨跑数据被篡改。警方随之介入,一起罕见的“网络代跑”黑色产业链浮出水面,始作俑者竟是两名风华正茂的在校大学生,阿波和小景。
利用自身掌握的计算机技术,互不相识的阿波、小景两人相互合作,通过篡改校方晨跑数据的方式,以每次20余元的价格,先后替200余名学生“代跑”,总计获利数万元。目前,两人已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记者调查发现,代跑几乎已成为高校中普遍存在的现象。而对于晨跑是否必要,绝大部分学生予以了否定。
为摆脱晨跑入侵学校网站
阿波,上海立信会计学院会计专业大一的学生,平时他喜欢看计算机方面的书,希望考研可以考取自己中意的计算机专业。
大学生活开始没多久,晨跑成为困扰阿波的一大难题。按照学校规定,男生每学期必须完成20次晨跑,女生必须完成18次,否则,体育课成绩和学年度《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成绩最高分均为59分,等级不及格,这意味着体育课将面临重修。除了次数上的限制,晨跑本身也异常严格,全程绕校园展开,总长约1500米,不允许抄近道。为防止代跑,校方还将男女生晨跑的时间段错开,第一次刷卡时间男生从6时35分开始至6时50分结束,女生则从6时55分开始到7时10分结束。男生必须在7分钟里跑完全程,女生不得超过8分钟,超时则无效。
饱受晨跑“折磨”的阿波想到了自己之前在网上看到过的“黑客”技术。“或许可以想办法进入学校晨跑管理系统的后台,把数据修改掉。”他决定尝试一下,一方面可以检验自己的计算机技术,二来如果成功,可以让自己从此摆脱晨跑。按照网上的方法,他成功利用“SQL注入”的方式侵入了学校网站的体育成绩系统,并顺利修改了自己的晨跑数据。据悉,“SQL注入”主要是通过构建特殊的输入作为参数传入Web应用程序,而这些输入大都是SQL语法里的一些组合,通过执行SQL语句进而执行攻击者所要的操作,其主要原因是程序没有细致地过滤用户输入的数据,致使非法数据侵入系统。
小试身手就大获成功,阿波心里得意万分。他开始有意无意地跟几个朋友炫耀自己的“能力”,并帮他们也修改了数据。
一人拉客源 一人当黑客
得知阿波的“能耐”,一些不认识的学生慕名而来,甚至表示愿意出钱请阿波替他们“代跑”。来的人多了,阿波从中嗅到了商机。去年四五月份,他在论坛上发帖称可以替人“代跑”,费用是10元一次。让他意外的是,闻风而来的学生还真不少。
同是大一学生的小景也看到了这条帖子。因为没能定期参加学校的早锻炼,他一直担心自己的全年成绩受影响。不过,除了有“代跑”的需求,他更看中了其中巨大的利益。很快,小景联系到了阿波,表示自己可以帮他拉到“客源”,分工合作赚钱。
这一“代跑”组合很快运作了起来。小景在同学中充当介绍人,并利用论坛、交易网站等发布“代跑”信息,每次“代跑”开价15至20元不等。将收集来的信息统计、打包后,他再将需求反馈给阿波,由后者统一处理,他则赚取其中的差价。
短短几个月,阿波、小景两人通过“代跑”共获利数万元,涉及200余名学生的“委托”。
学校察觉异常 警方介入
随着阿波、小景两人的疯狂“入侵”,今年3月,学校方面察觉到了异常。校方发现,学校体育成绩系统的网站后台被非法入侵,大批学生晨跑数据被篡改,当即决定报警。与此同时,一些学生也向老师、学校反映,称在论坛上经常可以看到有关“代跑”的信息。
没多久,松江警方锁定了阿波、小景,并将他们带去派出所问话。
“我会不会被判刑啊?会不会被学校开除?”阿波坦言,他知道自己做的事情不对,但他并没有觉得有多严重。直到警方找来,两人才意识到“摊上大事儿”了。如今,阿波、小景均后悔不迭。他们原先只不过想利用小聪明赚点零用钱,不想却将自己的前途搭了进去。
目前,校方已将成绩管理系统漏洞修复。由于涉嫌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阿波、小景已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警方表示,我国法律法规均对计算机犯罪有明确的界定,希望广大网络技术爱好者将技术用于正途,切莫利用互联网从事违法犯罪活动。
[追踪]
高压下“代跑团”并未解散 价格还一路攀升
平时逢期末价格翻倍,一些家庭困难学生靠代跑赚零花钱
“代跑在我们学校挺普遍的。其实,要不是学校的要求这么苛刻,我们也不至于花钱找人代跑啊!”得知校友因篡改系统数据而被警方调查,同是立信学生的许同学在惋惜之余,也认为是学校的晨跑制度“不近人情”,导致大家想方设法寻找作假方式。
小许说,学校的晨跑制度早就在同学中怨声一片。“晨跑的时间段非常紧张,去晚就没有了,为了晨跑不得不前一晚早睡。”他告诉记者,夏天晨跑还好一点,冬天实在吃不消。为了不挂科,他们有的找人钻学校网站后台的空子,偷偷修改自己的晨跑数据。此外,还出现“晨跑代跑团”,专门替人代跑,代跑者主要是一些家庭比较困难的学生,以此赚取一些零花钱。而且,代跑的价格也是随行就市。“学期初一般收费10元一次,到了期末高峰期就涨价到20元一次,有时候你想找人代跑,人家还不愿接你的单。”小许说,自从阿波、小景两人被警方抓获后,校方对晨跑管制更加严格。不仅网络管理系统已经关闭,每天早晨,校方还会在晨跑路口安排工作人员进行监督,打卡时会对照人脸与照片,并且不让抄近路。
即便如此“高压”管理,“晨跑代跑团”仍没有解散,还存在着零星代跑现象。“价格当然也是一路攀升,要价起码25元一次。”小许透露,学校规定课外活动也可以抵晨跑次数,这也导致下午6点开放的羽毛球场在3点刚过就有人排起了长队。不过,课外活动最多只能抵充9次,剩下9次必须晨跑。
[大学生晨跑现状调查]
六点半起床就为去操场“走”一圈?
学生抱怨:跑完赶去上课时间太紧
记者采访中发现,晨跑代跑,几乎是各大高校都存在的普遍现象。究其原因,多数是由于晨跑规定的时间较早,让喜欢睡懒觉的学生“本能排斥”。尽管校方为防范代跑等情况制定了各种制度,但有些执行起来并不严。“许多学校都由在学生会、团委工作的同学负责打卡,大家都是学生,要是遇到熟人,难免有管理不严格、卖人情的情况。”学生们反映,在这样的情况下,有不少人愿意找人代跑,只是赤裸裸付费请代跑的不多,多数是以请吃饭、喝茶等形式作为回报。
对于学生是否应该晨跑,记者问及的20余名大学生中,绝大多数选择了“否”。宝山某大学的熊同学告诉记者,学校规定,每个年级有不同的晨跑地点,晨跑刷卡时间在6时50分到7时15分之间,系统一共开放25分钟。也就是说,7时15分所有晨跑都结束了。然而,有些晨跑的操场离学生宿舍非常远。“如果走路去晨跑的话,快的要10多分钟,慢的则要20几分钟。”熊同学说,为了赶上规定的刷卡时段,她最晚要在6时50分出门。也就是说,为了保证能刷到卡,她6时30分就必须起床了。“我们晨跑是有老师监督的,不准穿裙子晨跑,不准穿凉鞋、高跟鞋、拖鞋晨跑,有这种情况就不让你刷卡。你要么换个鞋重新来过,要么就明天再来。”熊同学说,这一规定对爱美的女生来说简直就是灾难。因为吃早饭、回寝室换衣服、换鞋子、化妆,再到教室准时上课,时间上实在是太紧了。
“我们学校所谓的晨跑,其实说白了,也就是绕操场走一圈而已,也就400米的距离,还不到从寝室走过来路程的四分之一。穿什么走一圈真的那么重要吗?”熊同学认为,晨跑毕竟是强迫运动的手段,但运动还是自觉、主动最有效。
老师坚持:体育锻炼有百利而无一害
“我们学校的情况相对人性化一些。”华东政法大学体育部主任金其荣老师说,学校规定12周内学生跑满20次给满分20分,算在体育总分内,跑几次给几分。除了早晨时段,学校还增设了“晚跑”时段,45分钟里都可以去打卡锻炼,学生可根据自己的课表安排跑步时间。除了早晚跑外,学生还可以通过社团、参加校队、游泳等方式抵锻炼次数,方便自由选择锻炼项目。
金老师说,教育部一再强调各高校要重视学生晨跑锻炼制度,他作为一名教龄三十多年的体育老师,也深感学生长跑、晨锻的重要性。如今越来越多的学生身体素质下降,中长跑是提高体质最有效的办法。学生若不趁着现在多加锻炼,工作后就更没时间体锻了。然而大多数学生由于想睡懒觉等因素,对晨跑很“头痛”。针对这些不自觉的学生,学校不得不用强制性的规定“赶”同学进操场。
对于前段时间多所高校发生学生跑步时猝死的情况,金老师认为这属个例。“有的学校缩短长跑距离或取消晨跑,我表示反对。”金老师认为,体锻对学生有百利而无一害。实际上,按教育部修改后的学生体质测试标准,1000米、800米的及格线已大幅降低,以一个大学生的基本身体素质而言,完成1000米、800米的长跑测试不应该有太大困难。
[专家声音]
应创造条件让学生自主选择锻炼
知名教育专家熊丙奇认为,我国学生体质下降,多年前就引发关注,并找到了导致下滑的原因。具体包括应试教育模式,使学校教育只关注学生的高考科目,体育被边缘化,正常的体育锻炼时间被挤占。虽然教育部曾要求中小学每天保证1小时锻炼,但在很多地方没得到落实,而不少学校出于安全原因,对学生实行圈养教育,要求学生在课间不得离开教室,不得在校园追逐打闹。久而久之,也使得学生不愿运动,没有良好的体育运动习惯。
现在各高校均规定晨练出勤率,强制要求学生必须跑满多少次数,几点开始跑。对参加长跑的学生实行打卡制度,确实“击中”了当前大学生不重视长跑的“软肋”。但熊丙奇认为,之所以有学生花钱找人代跑的现象,是因为在他们的体育习惯还未形成的基础上,学校方面却没有顾及他们的具体时间分配。此外,学校的体育课和锻炼活动又比较枯燥单一,只用跑步代替一切运动,更增添了学生的反感。
“一所充满生机的大学,并不在于学生在统一时间起床参加晨练,而是把学习、生活的自主权交给学生,让学生参与自己喜欢的体育锻炼,比如篮球、游泳、登山、瑜伽等,何须都晨练呢? ”熊丙奇说,高校现在仍在用管理中学生的方式来管理大学生,没考虑到学生的运动习惯不同,身体素质不同,应该在时间和项目上有自由的选择空间。而国外的大学有许多形式丰富的体育俱乐部,学生们可以选择打球、攀岩等锻炼方式,什么时候锻炼也非常随性,可以是一天中的任何时段。
“我们的大学也应该努力创建这样的校园氛围,投入足够的人力、物力、财力来培养学生兴趣。 ”熊丙奇觉得,有必要推进教育评价体系的改革,给学校自主办学和个性化教育的空间。这样,体育活动才不会被边缘化,学生体质下滑的趋势才会得到有效遏制。 (文中人物为化名)
 
分享好友
打赏
 
更多>同类校园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校园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使用帮助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