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理工大学实践团赴河南虞城支教

   日期:2018-07-22     来源:假期社会实践     作者:郭玉满 王寅生 柴星旭     浏览:191     评论:0    
核心提示:团队在第一天召开玩家长见面会之后,紧接着就开始了正常课程的开设。团队免费义务支教,获得了广大家长的一致好评,有很多家长向团队发出邀请,希望能够通过请客吃饭的方式来表达他们的谢意,但是都被家长一一拒绝了。有一位离家较远的孩子和团队成员一起吃中午饭,家长为表达感激之情特意来到学校送来凉茶,团队也是婉拒,送水送面也有很多,但都被一一拒绝。这引起了我的一些思考,遂撰文。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假期我参加了一个爱心支教团队,目的地河南虞城。其实我是很不情愿加上“爱心”两个字的。这种活动看似我们在“赠人玫瑰”,然后手留一丝“余香”。 但是我想的更多的是当一个人在享受过很多社会给予的帮助的时候,接受馈赠的人更应该把这种馈赠分享给更加需要的人,我们可以把这份“余香”传递下去。

    到支教地河南虞城已经是719日上午九点了,因为团队的人还没有到齐,早来的我们只能修整、提前适应环境。简单的整理与采购之后,我们已经迎来了陌生乡村的第一轮圆月。

    20日上午我们按照原计划召开了家长见面会,会上临时负责人详细介绍了团队情况、支教初衷以及课程事宜。在这个过程中,我感受到的是农村母亲对孩子教育的关注以及孩子们对知识的极度渴望。或许是年龄越小精力越充沛吧,本来定的是七点半召开家长会,我们预想校园里七点出现孩子或者家长的身影就已经很早了,我们可以用半个小时和家长去讨论孩子们的想法或者是家长的看法。结果却是六点不过15分钟,校园里就出现了一声清脆悦耳的“老师好”,“同学,你好”,团队一位女同学脱口而出。我的“黄粱美梦”肯定是没有了,那就“撸起袖子加油干”。起床漱口去欢迎一个个阳光的面孔。


                                               

家长见面会上团队成员向家长介绍团队情况

我很喜欢看着孩子们去追逐嬉戏、看着孩子们大声吵闹,因为这就是我童年的模样。不掺杂一丝忧郁与功利,只萦绕开怀大笑或者痛哭流涕。六年级的牛玉玺是一个很活泼的男孩子,他总是声音最大的那个,也是最皮的那一个。有时候他会让团队女老师感觉到手足无措,紧接着一声叹息。但是对于我来说,我却是最喜欢这种孩子的。他们活泼、开朗,他们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他们的喜怒哀乐都挂在自己的脸上。牛玉玺每天都会下课来办公室找我打篮球,他会拽着我的手,撕着我的衣服不让我往前跑。疲了累了我会很他说;“老师还有一点东西要写,我一会找你们玩。”他也会很识趣地松开我的衣襟,径直冲向教室。

牛玉玺做了一个很帅的表情

我想这是支教馈赠给我的东西。仿佛有人知道我喜欢笑脸和笑声,喜欢明朗和热情,然后身边就会突然出现他们这一群灿烂的“大男孩”。其实我真的教不了他们多少东西,我不能让他们开学后成绩可以像百米冲刺那样突飞猛进;我不能让他们新学期不用听老师讲课就可以把所有知识点烂熟于心:我不能祈求孩子们可以永远记住我们这一群人,这一群曾经来到过他们身边、走进他们心田的人。

   支教似乎是身边很多同学很早之前的梦想。当我们从很多的影视作品中看到支教的身影时,内心的代入感会霎时间喷涌出来,我们会想象如果我是男主人公或者女主人公,我们肯定会“抛头颅,洒热血”,我们会无微不至地去关心孩子们,倾尽我们的全力去帮助孩子们,我们甚至想象环境越差越好,挑战越多越好。因为我们想真正走出去。

   我想,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我们自己的行为可以对他人产生影响,在那种场景下,我们会有一种被需要感,我们可以为他们带去一些新东西。或许有时候,我们会从孩子的脸上看到我们小学时代、我们童年应有的模样和韧劲,我们似乎感觉到我们好像在帮自己。我会和他们讲故事,去讲我的故事。我会让他们知道,在这个县城以外,还有更大的地方,有更多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我想带过去一种气息,一种往前看的气息。我会和他们一起打球,让他们领略到小小皮球的无限魅力。

   他们需要有人去启发他们的自信,去打开他们的心结。我们支教班级的学生很多都是留守儿童,他们或自卑,不敢表现自己;或叛逆,将自己的情绪用一种无理的方式发泄出来。他们需要有人去引导,让他们去和女孩子握手,去和男孩子一起在操场上奔闹。

   五年级的张钦爸爸在外地打工,见到他的第一面,整齐的超短头发密密麻麻地立在头皮上,四方四正的发型刚好是乖孩子独一无二的标志,笑起来有点僵硬的脸庞却配着一双澄澈的大眼睛。他不爱说话,很不喜欢说话 ,只能在乒乓球台上偶尔听到他的激动欢呼。他每次都会坐在最后一排,一言不发,我找到了他,坐在他的旁边,开始了我的“谈经论道”。慢慢地,他的话开始多了一点点,“我很想和他们做朋友,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和他们玩,我不知道和他们说什么,他们也不会主动找我玩。”张钦对我说道。

张钦坐在长椅上,小平头看起来很精神

其实两个人最好的相处方式就是都能更加主动一点,两个人的距离不是一方靠近才能缩小的,两个人都往中点靠岂不是更好。

   孩子们赠予我们的感动总是在侵袭着团队的每一个人,但是父母家长给予我们的感动更让我们笃定我们是真正在做一件事情。

   21日中午两点15分,有课的老师早已经站在了教室门前等待所有的同学进入教室,准备上课。我因为下午没课,便在宿舍和团队成员讨论宣传问题。突然一个电话让团队的张苹苹变得有些许疑惑,很快拿出电话,然后她就出去了,进来时旁边依然跟着一位母亲,大概30多岁的样子,但是岁月在她脸上已然留下了更多的色彩和印迹。她手里提着一箱凉茶,硬要塞给我们。我们是显然不能要的,尽管她的孩子在我们这里上学,因为离家太远的缘故,中午不能回家吃饭,最终和我们一起吃午饭,为我们增添了很多乐趣。但是母亲太坚决,我本身拒绝别人的能力不是很出色,便找来了我们的队长,几经劝阻,那位母亲把东西带走。

 

虽然很多事情感觉都是理所应当的,我们接受也是很坦然的一件事情。但是我们有我们所秉持的东西,当我们团队成立的第一天,当所有成员聚集在一间小小的办公室开会的时候,注定了我们只想要把我们力所能及的东西带给孩子们。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22日早晨,一位家长从电动车上搬下来了一箱矿泉水,我们最终还是原封不动地将其搬上了车厢。

                                               

队长将家长送来的水帮忙搬到了车上

其实,我,或者我们,都在做一件很平凡的事情,或者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我们或许都不知道我们会给他们真正带去什么,但当看到们可以在英语课上用振聋发聩的声音读出“I am reading now.”的时候,我会从心底笑出声。


 
打赏
 
0相关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推荐图文
推荐校园资讯

手机触屏版网站

手机访问轻松,自动识别,自动跳转无需操作。即刻掌握最新校园活动信息。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关注当代大学生网微信公众号。掌握投稿便捷方法。

微信客服号

扫描二维码,添加官方微信客服,在线沟通投稿疑问

投稿帮助微信公众号

dddxsnet

周一至周日9:00-23:00

皖ICP备06007022号-1

皖公网安备34010402700492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