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支教的西余粮村

   日期:2018-08-01     来源:山东理工大学化学化工学院     作者:崔广颢 高奥桐     浏览:119     评论:0    
核心提示:这座沉睡的村庄可能只有一个早晨,剩下的都是被人用过的夜晚和黄昏。那个早晨,我从连成一片的开门声中,认出每扇门的声音。在我没睁开眼睛前,仿佛已经认识这个村子。

      我支教的西余粮村,一层山麓上零乱的房屋,麦子和葵花远远伸向自家的门槛,伸到烧热的炉灶上。一片薄光照着村庄,麦田和远山一样清晰。连绵起伏的青山涌向天际;绿色的麦子,穗挨着穗簇拥到村庄,要不是横在路边的石阶挡住,麦子会一直长到床头,长上房。

      我十九岁的早晨,听见村庄的开门声,我睁开眼看到好多人的脚还有车轱辘,在路上动。我是被村庄的开门声唤醒的。这座沉睡的村庄可能只有一个早晨,剩下的都是被人用过的夜晚和黄昏。那个早晨,我从连成一片的开门声中,认出每扇门的声音。在我没睁开眼睛前,仿佛已经认识这个村子。我从早晨的开门声中,清晰地辨认出每户人家的位置,从最东头到西头,每家的开门声都不一样。它们一一打开时,村子的形状被声音描述出来,和我以后看见的大不一样,它更高,更大,也更加喑哑。

     奶奶说,孩子,我们停下来是因为没有路走了。有本事的人都在四处找出路,东边南边,西边北边,都有人去了,我越走越觉得,这片大山是一堵翻不过去的墙,从西余粮村到淄川县城,就像一群蚂蚁在一堵他们望不到边的墙上爬行。走再远,也是在墙这边,我们得挖个洞过去。现在,她已经七十三了,走一步咳嗽两声,她在大山里吸了太多尘土,想把它们咳出来。在这个树荫茂盛的大山里,一个女人的岁月散开——浑身的气血散开向四海八荒。散开的目光穿过大地上一座座没有月光的村庄:所有的道路照亮,所有屋顶和墙现出光芒——土的光芒,木头和落叶的光芒。一个人的全部生命,一年不缺地,回到故乡。

      我支教的村庄,半个身子已经入土,还有一半正在发芽,阳光贴着地照,像草一样从地上长出来。所有雨水绕着村子,避开房顶和路,只下在四周的麦田,下在抽穗的苞米地里……

 


 
打赏
 
0相关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jiahongchunhui

访问主页 在线交谈

推荐图文
推荐校园资讯

手机触屏版网站

手机访问轻松,自动识别,自动跳转无需操作。即刻掌握最新校园活动信息。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关注当代大学生网微信公众号。掌握投稿便捷方法。

微信客服号

扫描二维码,添加官方微信客服,在线沟通投稿疑问

投稿帮助微信公众号

dddxsnet

周一至周日9:00-23:00

皖ICP备06007022号-1

皖公网安备34010402700492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