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知所见,水土一乡

   日期:2018-09-04     来源:大连理工大学    作者:聂鑫    浏览:116    评论:0    分享好友
核心提示:八月之初,正是酷暑,我却要与志同者远行,一路辗转,去那个在地图一隅的小村庄——庄河市歇马村。我在那里生活了一周,许多事后,一切便又重归原辙,除却黑了不少外,并无太多变化。 现在想来,恍惚如一枕黄粱,苦耶?乐耶?杂然感怀间,只道一声青春太好。七日时光,用一字描绘,我觉得“谈”字差不多,与村民谈,是受教;与学生谈,是教人;与队员谈,是畅言;与自身谈,是省察。谈来谈去,便得少许感想,亦如清人沈复所言:“苟不记之笔墨,未免有辜彼苍之厚”,那就写些杂感吧,谨以此稍叙我对村民,学生,队员的敬意与谢意。

     【大连理工大学管理与经济学部9月5日讯】 (通讯员:聂鑫)八月之初,正是酷暑,我却要与志同者远行,一路辗转,去那个在地图一隅的小村庄——庄河市歇马村。我在那里生活了一周,许多事后,一切便又重归原辙,除却黑了不少外,并无太多变化。

     现在想来,恍惚如一枕黄粱,苦耶?乐耶?杂然感怀间,只道一声青春太好。七日时光,用一字描绘,我觉得“谈”字差不多,与村民谈,是受教;与学生谈,是教人;与队员谈,是畅言;与自身谈,是省察。谈来谈去,便得少许感想,亦如清人沈复所言:“苟不记之笔墨,未免有辜彼苍之厚”,那就写些杂感吧,谨以此稍叙我对村民,学生,队员的敬意与谢意。

搜肠刮肚难全意,方知育人几多艰

彼时年少,一起风发,总觉得世间之事皆不甚难,学它个三五日便得其法,再研究个半月时光就是烂熟于心,无论己用还是授人都是游刃有余的。现在只觉得彼时轻狂,有些傻。平时爱鼓捣些文字,每有灵感,就写些无果的自娱散篇。这次支教就想着拿些鼓捣文字的心得教出几个小文学爱好者,为此也算少有几次的认真起来,琢磨些自我感觉良好的小课,从文章构思到写法,摘擅长处,拿去亮相,走前还做了个“满堂彩”的有所梦,真是不知羞耻的有趣。

到那边的第一日,我便要上台试水,还好头节课不是我,让我多了几分观摩时间,心头窃喜之余,还要多谢同组成员做了我的一课之师,若不是这临阵磨枪的现学,到课上,我还真不知道卖哪葫芦药!平心而论,队员们讲的比我好,风趣幽默,总能带动情绪,且内容都是有用的,生物,物理,化学之类主流必修的好课,如西药,立竿见影。学生们爱学,有用;家长们也爱看,对孩子有用。反观我这课,虽说是缀着右脑开发这类红火了一时的课名,但我是知道的,我的内容很多都像早时的那些八股文,技法没有太多心裁之处,泛着陈旧的朽味,净是从我的老师那里传来的“凤头,猪肚,豹尾”的套路,唯一新奇,许是我比较注重想象力,觉得这是好文章的必要条件之一,所以要告诉他们,不要让想象力枯竭,我要不光要说一遍,还要许多遍。

当我立在讲台上时,却又另出了一折困境,葫芦口太小,倒不出心里那些备好的良药。在几分钟不知所云的窘境后,一颗激荡的心才勉强平静下来,虽不如常时,却也能把所想的说出,偶有语塞,预想的哄笑也未出现,多数学生还是瞧着我,渴求神情,像极了一词——“嗷嗷待哺”,这些可爱的学生们啊!

前前后后,也是讲了五节多些的课,将什么已经记不太清了,觉得有很多要说,却说不出,把好好的思绪都打碎了,东一句西一句,像把好好的糕点做成乱炖,心痛至于却不得解法。唯有一点,是我看见多数孩子偷偷用手机做些事情后想起要说的。总觉得孩子们用手机看了太大的世界,以至于长大的太快,走的太远,让心都跟不脚步。所以,我对他们说:“看些书吧,最好是下午,在窗边借一缕阳光,看到昏昏欲睡,再出去坐在门槛上发呆,多好。”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听,不过我说了,我觉得我就不愧对他们了。

他们其实也教了我很多,可能要比我教他们的还要多。

我知道,书读了些后,思想总是阳春白雪了些,那下里巴人就看不见了,或者说见了也是视而不见。可孩子们却让我看到很多,淳朴可爱,虽说有些话显得粗鄙了些,现在听来是好听的,“一是一,二是二”的真诚,没有留半句之后的困惑。

一颗赤子心,恐怕就是这样了。

唉,时间不因人所改,转瞬月缺何时圆呐,愿孩子们安好。

杏林渐广来朝惑,不知谁娃能继田

调研时,走访多家,见民风淳朴,在起身道别之际,总是挽留再三,末了还会拿些家中果蔬,塞在手里,让我拒却不得。这叫我想起学过的《桃花源记》,也许陶公所想那世外就是这样吧。当地盛产歇马杏,价格不菲。近年来随着快递普及,歇马杏也逐渐步入大城市的餐桌,可谓供不应求。于是,村民开始种植歇马杏,十之八九要在地里种上百余棵幼苗。歇马还有一比较挣钱的农业,是大棚,虽不及歇马杏,但胜在稳定,且次年就能有所收益,故大棚也是不少。

歇马杏多是被快递收去,再加些价转到城里,少些是来采摘的,规模小成,却过于散碎,不成体系,仅算些零头小利。走访之余,有队员提及合作社,商量间,觉得很好,于是后面问题填上这一条,却得了个矛盾答案,每想来,叹息之余,却也有稍许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感觉。村民都觉得合作社很好,却都不想成那领头羊,这是我理解的,他们害怕,期间也掺杂一二其他言语,便不表述。另有稍许担忧,现在歇马杏是供不应求,若过了几年,遍地歇马杏,又如此般散兵游勇,价格岂不是一落千丈,现在求的这份利益却是成了空谈妄想了。所见并非久远,许是因半辈子面朝黄土不见天。

歇马杏的众果农里还有一公司,2000余棵杏树加上诸多延展出的复合产业,也算是有着一个五脏俱全的产业链。与女老板相见时,突觉得惊艳,与其余乡中果农全然不同的淡雅高贵的气质不由让我不知从何说起,而老板也是瞧见了我的无措,多次挑起话头,将公司的历史缓述而出,几点波澜却是如淡云般带过。我问起发展,她觉得这样就好,2000棵杏树就够了,虽然未来还有些想法,不过扩大还是要在将来的。

夕阳时,我们与她留影作别。

另提大棚下,国家政策在这方面是有倾斜的,有补贴,有指导,只需村民勤奋些就能糊口,还能剩些结余。很多村民都夸了国家。其中也杂着些许伤心事,听来心痛。走了多家,种大棚的多是老人,最年轻的也是45岁左右。问及子女,说在城里工作,都不愿回来,我不懂为什么,为一句话悲凉:“我们是最后一代种地的了,你说我们走后地咋办?”我苦笑,不知如何作答。夜晚归去,他起身相送,对我说了件骇人事,我点头,觉得太远。直到要走时,我才惊觉那句话离我很近,他说:“有人热死了!”

是了,在一白天,我便遇到老人热晕,摔在地上,磕出满脸鲜血,是走在前面的队员先看到的,有人录像拍照,有人拦车,有人撑伞,忙碌许久也算达成个好结局,这就算万幸了。

但第二天,另一户就在晨光中点起冲天的礼炮,打听后才知道有老人去了,热晕在大棚里,等发现时已经不行了。我问时,那人说这是喜事,无疾而终,没拖累家里人。我惊讶,又细问些,那人说是怕就医,尽管有医保,却依然会将存折耗干,他说完就走了。

硝烟袅袅,带着喜庆的味道缓缓升起,后面跟着白衣的送殡人,面带哀伤却少有落泪。

我把头扭过去,见晨光熠熠,半月正央。

菜肴来得终不易,粗茶淡饭亦需柴

从前在家,一应饭食皆由父母操办,也是无忧,每每吃得不好,便连怨带求得去与父母“谈判”,总希冀添几道精致的菜肴,而此法却是屡屡得手,父母虽是责备,但总会包容,最多说上两句,令我下次做饭时要仔细观摩,我口上应和着,观摩时自然是神游天外,现在有些后悔,若是当初能再认真稍许,估计做出的饭菜也不至于太惨了。

是,支教是要做饭的。

饭前要生火,有干柴。得益于幼年生活,点些干柴不是太难,生火时失败过几次,多数成功。我生火总是太急,将那火烧得很旺,以至会废些柴,这样不好,生活中的事物能省则省,要惜。我是知道这道理的,要想用却是难用的,明白,忘了,就这样带着懊悔循环往复,很多道理就像这般一圈圈绕来绕去,前方一片坦途却被自己绕死了。旺火其实还是要有人帮忙看管的,自己不知深浅可以让人提醒,这样很好。同组纪阳就是个能告诉我火大火小的人,我喜欢这样的人,因为省事,只要他给我个讯息我就一直下去就行了,人生慵懒,有明人指点,真是安泰,如书上说,“见龙在田,利见大人”。许晓淇是个能烧出文火的女孩,在做饭时与我正好相和,每到了要文火时我便让开,让她去发挥,而她总不会做得很好。相辅相成,总比一个人强,我又想出一条道理,记在小本本上。烧饭时,我也有出错,不若二种错,一是懒,二是忘,亦或是两种都有。期间懒上出过次大错,是心理上的,活计太多,有些心烦,这样不好,要改正,又有无数小懒,诸如把活计推脱给他人,上课迟到几分钟,想来他人估计也会如我那大错一样生出些不好的心思,只不过他们修养不错,未对我加以脸色与态度,包容我这些不好习性。忘呢,出过两次大错,一是忘记刷锅,把锅中炭记留给次日做饭的小组,另一忘却是锁了扇不该锁的门,之前似乎也曾听说门要一扇锁一扇不锁,忘记细问却拿了钥匙,险些酿错,幸好队长王生平补救及时,算是一个好结果吧。小忘就更不绝了,身边事物总是记不住多少,只寥寥有个印象。这也不好,只能慢慢打磨,多留些心思在上面吧。

一清粥,要半小时以上,咸菜是买好的;午饭要一个多小时,一凉一热简单素菜及米饭,晚饭要四十多分钟,仅是面条与炸酱。很费时的,最后几日更做了馒头花卷饺子等,所需时间更是多了太多。柴要三小抱,大致能堆到灶台,一次生火也就用得差不多了,下次还要再抱。我做的东西向来不是很好吃,仅能达到能吃的标准,纪阳做得好吃,他便总做了,前文说过,我有时会懒,懒时要抱怨两句,而纪阳很少抱怨,最多说些玩笑话,这比我好,要学习。

做饭不太累,只很忙。想到父母,忽有些愧然,这些年的一日三餐从未缺失,若如我这般做上三五次饭就觉得灶生在心里,要怎么能过得好呢?

总归是不易呀,都辛苦了。

七日转身就过去了,大连如旧,理工如旧,就连舍友还是傍晚回来,一切未变却突觉得有些不同。想来是心与身体更近了些。歇马一行,身体像突然放了个假,走得慢,做些养生的劳作,心却突然大步向前,如头顶星海,纷繁涌动中一夜就行了好多。

结尾处,想起梭罗曾说过的,“为生活,做减法;为思想,做加法。”

这句很好!

大连理工大学管理与经济学部赴大连庄河歇马村、大连市长兴岛、湖北鄂州洪港村三农学社支农调研暑期社会实践团    责任编辑:聂鑫

 
分享好友
打赏
 
更多>同类校园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校园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使用帮助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