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下乡】岁月静好,你我同在——志愿者微日志

   日期:2019-07-17     来源:长江师范学院    作者:刘凤玲 邱红荣 郑玉玲 郑友辉    浏览:127    评论:0    分享好友
核心提示:【长江师范学院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三下乡”教育帮扶服务团7月17日电】(通讯员 刘凤玲)世界上最快而又最

【长江师范学院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三下乡”教育帮扶服务团7月17日电】(通讯员 刘凤玲)世界上最快而又最慢,最长而又最短,最平凡而又最珍贵,最易被忽视而又最令人后悔的就是时间。五天的三下乡之行转瞬即逝,长江师范学院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教育帮扶服务团的志愿者经历这五天后的所思所想流露与此。

邱红荣:灯

初到班级,“那个哥哥,特别皮,一点都不听话!”三年级的小朋友轻轻地趴在我肩头跟我说着班里的“刺头”——即将升初中的孩子王。

离别之际,我收到了一封贺卡——“小荣姐姐是我12年来遇见的最温柔最懂我的老师”。这封贺卡也是那个小女孩眼中的“特别皮的哥哥”送的。

我很庆幸,在他的眼中我是姐姐也是懂他的老师。我曾在想短短的5天的三下乡活动,我能为孩子们带去什么。就在那一晚——一起打蚊子,一起聊童年,一起谈梦想……我有了答案。我们或许也是她们的一盏指路灯。

巴尔扎克曾说“童年阶段的孩子是一片朦朦胧胧的聪明。”孩子们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极强的模仿力,他们都很聪明。但是也是朦胧的聪明,她们不清楚对错,不明白原因,也不知道怎么跟大人表达。也许作为小孩和大人间的我们——这些大孩子志愿者,最能理解她们。

“希望明年还能再见到小荣姐姐”好几个小孩都这么写到。合上贺卡,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笑意。我们的一生都是穿插着来来往往的人,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也祝愿孩子们还有每一位志愿者,在迷茫的时候会遇见属于自己的那一盏灯。

图为志愿者邱红荣与小朋友合照 通讯员刘凤玲 摄

图为志愿者邱红荣在与小朋友自拍合影 通讯员刘凤玲 摄

郑玉玲:给时光撒个娇

时间如白驹过隙,五天的下乡时光,五天的走访,125个小时的相互陪伴,这是一生中最难忘的回忆。三下乡中,我被分配在慰问小组。在五天的走访过程中,我看到改革开放为人民带来的幸福,家家有房,皆可避风挡雨;看到了国家政策为贫苦家庭谋福利;看到了老人们对待生命豁达;看到了中国科技的发展与强大;看到了孩子们的天真无邪,一声声甜甜的姐姐将我的心软化了;也感受到了村民们的热情。

当然,也看到了让人伤心的事情。80岁高龄的老奶奶身体不好,还要以捡瓶子维持生活。敬老院里的老人们那份对家人的思念,久久无人回应,乌鸦反哺,羊羔跪乳,方知感恩。我们更应该注重感恩之情,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所以我们成长的速度一定要赶上家人衰老的速度。我多想拉住时光的衣角撒个娇,让他走慢一点,再慢一点。

走访的第一天烈日炎炎,第二天小雨淅淅,第三天大雨滂沱……但路上大家从未说过一声累,叫过一声苦,都是以笑相待,走的每一步都是回忆。三下乡活动让我脱离了舒适的环境,收获友谊,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与知识欠缺,感谢一路有你们相伴。

图为志愿者郑玉玲慰问当地老人 通讯员刘凤玲 摄

郑友辉:志愿青春,舞动我心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这种要离开自己生活的地方的志愿者活动。说实话一开始并不是很了解这个活动,就抱着一颗好奇的心参加了。我被分到了调研组,主要负责调查村民的生活中所遇到的问题。这也就意味着我每天都要顶着风吹日晒出门。通过这五天来的走访慰问,我发现这个世界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美好,有的家庭里边甚至就只有一个人,孑然一身的生活。以前嫌弃爸妈唠叨,现在才终于知道了亲人的重要。我一个月的生活费可能就是某些贫困家庭一个月的总收入,我总是好面子花钱大手大脚,现在深刻体会了钱来的不容易。

日子总是在不经意间悄然离去。10号晚上紧张却有序进行的文艺汇演过后,我们的三下乡便已宣布结束。走在办公室外安静的人行道上,我猛然回过头,看到了东泉社区办公室的牌子,过往的一幕幕毫无防备的出现在我脑海中:仿佛我回到刚来的那天,社区老师们热情的笑脸,小朋友们腼腆的笑容,他们单纯,毫无杂志的眼睛;我仿佛看到老人们布满皱纹的脸上那一抹抹慈祥的笑容,虽然走路都困难但还是笑着对我们挥手;我仿佛看到志愿者们在雨中,太阳底下走访村民,尽心尽力为他们服务的影子。

图为志愿者郑友辉与村民交流调研 通讯员王章辉 摄

长江师范学院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


 
分享好友
打赏
 
更多>同类校园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校园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使用帮助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