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孩子”——我只是将所有的温暖埋于心底

   日期:2019-07-17     来源:西华师范大学    作者:罗尚华    浏览:94    评论:0    分享好友
核心提示:一个“老熊孩子”和“小熊孩子”的互助,两段灵魂的自我救赎。

    【西华师范大学7月17日讯】(通讯员:罗尚华)2019713日,西华师范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彩乐”暑期实践团队,颠簸八百余里,来到了乐山市市中区平兴乡明德小学,计划以暑假班的形式为同学们带来一个七彩欢乐的假期。

暑假班开班的第一天,细雨微朦。或是小朋友们对本次暑期班满满的期待,抑或是因为想要见到我们这群来自于其他地方的大哥哥大姐姐。本来和他们约定的时间是上午九点,孩子们却早早地来到了教室

临近上课时,大多数小朋友都会端端正正的坐在座位上,静静等待老师上课。但一个教室里总会有那么几个“小刺头”,他们坐姿不端、高声喧哗、不停的敲前打后,一刻也闲不住,总是想法设法的扰乱课堂秩序。于是一种新的群体“熊孩子”就出现了。大多数人谈“熊”色变,对“熊孩子”抱有一种抵触甚至害怕逃避的情绪。更有甚者认为 “熊”孩子就像是一锅高汤里的一颗老鼠屎一样令人厌恶,对这些孩子也总是严加苛责,而这往往导致“熊孩子”们变本加厉。与此同时,那些叫嚣着应该惩治“熊孩”的人也会以一副“我早就知道你会变成这样”的自以为是的表情跳出来,站在“制高点”上,对你“妙语连珠”说教不断。我以前也是一个“熊孩”,我也曾受尽他人的白眼,我知道那种滋味,所以我不愿我课堂上的那个别人眼中的“熊孩”,受到如我曾经一般的待遇。

朱俊宇,一个十岁的小男孩,来暑假班的第一天就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他早早的便来到学校,给志愿者老师们分发他带来的小糖果。但是在课堂上,他却不听从志愿者老师们的教导,在课堂上大吼大叫,不停的敲东打西,甚至直接下座位乱跑。于是我走过去,把他拉到一旁,对他说:“俊宇,我以前也和你一样调皮,喜欢在课堂上和老师对着干,我也想极力表现自己,即使是以这种另类的方式,但是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往往会起到反效果,这样做只会在老师和同学的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我也不是说让你现在就改变什么,我只希望,你能好好的做你自己,即使一千个人,一万个人说你做的不对,说你是个“坏孩子”、“熊孩子”时,你也能保持心底的那一份善良,就像今天你来时,送给我们那些小糖果一样。”

 


       (图为课堂上朱俊宇小朋友正在“皮”通讯员 徐冰瑶摄)

小俊宇听到后,沉默了很久,我摸了摸他的头,让他回到了自己的座位,而这时的俊宇安静了许多,不再扰乱课堂秩序,课堂也得以正常进行。但是不一会儿,座位上的俊宇又逐渐躁动了起来,而上课的环节又即将到了我授课的一部分,于是我离开座位走上讲台。可当我回头的时候,我看见俊宇已经离开了他自己的位置,正在摆弄我的板凳,我当时就觉得有一股无名火在胸中翻腾,我有点失去理智,可能就是恨铁不成钢吧!我狠狠地瞥了朱俊宇一眼,他看见我在看他,又默默的回到座位,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真是烂泥扶不上墙,我的内心被这种想法充斥着,气愤又惭愧。

今天的课程结束后,志愿者们一起聊起朱俊宇时,他们都对朱俊宇赞不绝口,说他是个重感情的人。我当时就有点生气,我说“他那么油盐不进,你们又从哪里看出他重感情了?”雷睿“老师”告诉我说,我上去讲课的时候,她想坐坐我的板凳,可俊宇死活不让她坐,说这是我的板凳,要给我留着,还把我的板凳端端正正的摆好了。我的内心五味陈杂,我说什么感同身受,其实不过是我的自我标榜罢了。到头来,我还是像那些站在“制高点”上的人一样,对这些孩子,嗤之以鼻。我终于活成了自己小时候所憎恶的模样——可我不想这样。我连忙跑到了俊宇的家中,家里只有俊宇和他的爷爷两人,俊宇看到我来了,先是楞了一下,而后又向我打了声招呼:“小罗老师好。”我走过去,蹲在地上,摸了摸他的头,真诚的说道:“俊宇,对不起,今天是我错怪你了。”俊宇什么也没说,只是反手摸了摸我的头,开心的笑了,我也笑了。他和我一样,我也和他一样。

愿所有的孩子,都能被真诚以待。

 

              (图为第二天俊宇见到小罗“老师”的情景 通讯员 张紫柔摄)

 


 
分享好友
打赏
 
更多>同类校园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校园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使用帮助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