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石大学子参观凉山彝族博物馆 追寻古彝民俗文化

   日期:2019-08-12     来源:西南石油大学    作者:陶俊宇 陆亮亮 李欢 杨扬    浏览:166    评论:0    分享好友
核心提示:四川省西南石油大学追梦彝乡2.0实践队来到四川省彝族自治州,参观位于泸山北坡的凉山彝族奴隶社会博物馆

【西南石油大学 7月17日讯】(通讯员 陶俊宇 陆亮亮 李欢 杨扬)7月17日,四川省西南石油大学追梦彝乡2.0实践队来到四川省彝族自治州,参观位于泸山北坡的凉山彝族奴隶社会博物馆。

 

图为实践队员在博物馆门前合影留念照片。     

到达博物馆后,实践队受到了博物馆馆长的接待,在馆长的介绍下,实践队了解到在凉山彝族奴隶社会中,奴隶主和奴隶以及其他劳动者之间的阶级关系,是通过森严、复杂的等级关系表现出来的。整个社会成员划分为“诺合”、“曲诺”、“阿加”、“呷西”四个基本等级。 少数地区在“诺合”之上,还有一个名为“兹莫”的土司等级。

彝文 原生的古老文字

馆长提道,彝族文字作品主要以《毕摩经》为代表,博物馆中存有的几副珍品在世界上少有,分别写在竹简、绢布上。由于彝族奴隶等级的森严,在改革开放前,能够学习彝族文字的仅有土司,彝族奴隶没有权利学习文字,只能靠口口相传的文字说。不仅如此,彝族家书只能依靠土司的书写等等这些造成了彝族文字的流传度低,能说会写的人越来越少。并且目前发现的古彝文距今有8000年至1万年。有关专家研究表明,古彝文可以与中国甲骨文、苏美尔文、埃及文、玛雅文、哈拉般文相并列,是世界六大古文字之一,而且可以代表着世界文字的一个重要起源。 

图为《毕摩经》

彝族服饰 独特的文化瑰宝

彝族服装色彩斑斓,样式丰富,体现了彝族的社会特点、历史文化、生活环境、审美情趣和宗教信仰等文化生态内容。博物馆中存有的彝族服装更是分外精美,生动体现了彝族服装为何作为彝族物质文化。除此,博物馆中还存有织布机,这是遗留下来的唯一一架民用织布机,生动形象地体现了彝族工匠和民间艺人的劳动场景。

博物馆中存有的“捞石头”相当于现今的法官,颇具神明色彩。其使用过程为在野外支铁锅,将水烧开放入一石头,经半摩念咒语后,愿捞者赤手在开水中捞石头。将石头捞出且手无恙,称白了,胜诉。手被烫伤或者临时不敢捞者,称黑了,败诉。

博物馆中部则是彝族“火把节”的剪影,分外美丽,热情洋溢,生动展示了彝族同胞的热情与善舞。

 

图为“捞石头”场景 

“彝海结盟”汉彝一家亲

博物馆中的“彝海结盟”为刘伯承和彝族头领小叶丹的兄弟结盟。这次结盟保证了中国工农红军顺利通过凉山,建立了第一支少数民族地方红色武装——中国夷民红军沽基支队。但是,红军过后,小叶丹部落造到反动派的疯狂报复而壮烈牺牲,在此过程中,小叶丹部落始终没有背叛结盟誓言,还勉励家人不要忘了刘伯承的嘱托,他说,“红军一定会回来的,叮嘱家人一定要保护好支队红旗”。西康省解放后,小叶丹的妻子遵照丈夫的遗嘱,郑重地把刘伯承赠送给中国彝民红军沽鸡(果基)支队的队旗亲手献给了政府。博物馆中存有的“结盟杀鸡刀”,“红军红旗”,“彝海结盟”展示着那个珍贵纯粹的情意。

 

图为红军武器装备

彝族文化博大精深,源远流长,光辉灿烂,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彝族文化自发端至今,已历近8000年文明的涤荡,在这漫长的8000年历史演进中,彝族祖先无论是在天文、历法,还是哲学、艺术、生活技艺等诸多方面,都有非常独特的创造。尽管从秦始皇统一中国至今,彝族文化经历了“焚书坑儒”、“蜀侵南中”、“改土归流”、“破旧立新”四次重大“灾难”,遭到严重摧残,即便如此,彝族文化仍为中华民族文化之瑰宝。

西南石油大学追梦彝乡2.0实践队 责任编辑:李茜

 
分享好友
打赏
 
更多>同类校园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校园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使用帮助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