巢湖学院大学生三下乡感悟:让黄昏拥有青春的温度

——让黄昏拥有青春的温度

   日期:2019-08-31     来源:巢湖学院     作者:裴新旺     浏览:388     评论:0    
核心提示:巢湖学院大学生三下乡感悟:让黄昏拥有青春的温度

巢湖学院 安徽合肥8月2日电(通讯员 崔竟妍)

我以前一直很羡慕老年人,因为我喜欢夏日的一杯酽茶、树影下的那一扇芭蕉;喜欢月色中、摇椅上、微风里的那一声轻咳;喜欢云淡风轻、万事有定的那一种豁达。如今我的想法仍然没变,只是我更体会到了老人藏匿内心深处那份微弱却绵绵然的阵阵脉冲、那种轻柔却铮铮然的声声呼唤。

七月的热浪吹卷青春的火光,为期一周的“三下乡”活动结束了,我和队员们在大马村敬老院和那里的老人们度过了难忘的“老年生活”:给老人们表演节目、听老人们讲年轻时的故事(其实有的老人记忆不佳,一些故事听了许多遍)、给敬老院中的盆景浇花、晚上饭后慢悠悠地走上几里路……对于我们这些十八九岁的大学生来说,这种生活很新鲜,可对于七八十岁的老年人来说,这种生活很无奈。                   

图为团队成员询问老人身体健康状况。当地大学网络通讯员 薛磊 摄

“你们把这个摇起来(跳绳),我啊(和)你们一起来!”今年七十八岁的黄爷爷只剩下了零星的几颗牙,他笑着对我们说着,手上也做出了摇动的姿势,他站起身,只几下蹒跚,团队里的男生便扶上去,老人也意识到自己的腿脚哪里还能跳绳呢,有时在别人的搀扶下能在院子里散散步已经很难得了。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他眼里的一帧帧老照片,灰黄色的底片上记录的是几个少年在巷口的跳房子、也是放学后咕噜咕噜的草草一饱,黄爷爷距离照片上的他应该已经六十年了,他想回到那个时候,他看到了我们,他也看到了自己。

“爷爷,跳绳有分工的,我们两个队伍比赛,您给我们数数哩!”我说道,看着他抚掌点头又坐下,我和队员们跳得更加起劲了。老人们是不跳绳了,可是并不是他们不想跳,他们也想回忆青春、回到青春,刹那间我感到自己在阳光下的汗水是温馨的,我感到很庆幸,再一想又有些失落:我们能看到一个耄耋老人内心的诉求,在他垂暮之年增加一天、一上午、甚至只是一小时的满足感,幸好我们来了,我们看到了,不然他又多孤独了这一段时间。但失落的我们只是一点小小萤火,虽然努力在发光发热,但毕竟势单力薄,雪中送炭却不是寒日筑楼,我害怕我们走后老人平静的嘴角,而又因为它曾因我们有过上扬而惭愧。我想,我们青年该做的还有很多很多。

图为团队成员搀扶老人去观看表演。当地大学生网络通讯员 华会 摄

敬老院里的老人们也是会经常聚在一起娱乐的,但因为一群老伙伴天天相见,总觉得少了些激情。那天上午我们去给老人们表演之前排练好的节目,一听说我们来演出,他们倒是先“上场”了,他们唱起了民歌、拉起了二胡、打起了快板,我们反而老老实实成了观众。是的,他们的嗓音不脆了、他们的手指颤抖了、他们的节奏紊乱了,可是我分明看到了一群年轻人站在台上,他们的声音里诉说的有岁月的搓洗,但同时也有此时淋漓尽致的激动。一瞬间,我们好像交换了年龄、身份,“我要是年轻个几十年,排练起节目一定比你们这些娃娃好”“我在歌舞团的时候,站台上那就全场看着我,在场外那也是个生产好手”……心里的这些声音层出不穷,贯穿着老人们的表演。后来我们走时,有为老奶奶站在门口送我们,我们说天热,奶奶您回去吧,她也不说话,直到我们快要发车,才喃喃道:“你们啥时候再来玩,奶奶给你们吃(做)顿饭。”银白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显得金灿灿的,拐棍陷了一小节在泥巴里,支着拐杖的手颤抖着,我也噙住了眼里的星,挥着手说:“我们明天就来!我们会经常来!”

其实哪里有谁年少谁年老,有的只是心的满足与空落。这些黄昏的温存曾经也是早晨八九点钟的热烈,点滴是拼凑起来的岁月,倘若黄昏只是沉寂的前奏,那黑夜也太过无趣,当我们看到自己的光热与能量时,为什么不赶快激昂与释放?为什么不让黄昏遇上青春,即使在数九寒天,也依然可以拥有这七月般澎湃的真情呢?

 
打赏
 
0相关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推荐图文
推荐校园资讯
  • 助梦少年宫,永远跟党走

    为庆祝建党一百周年,7月21日“童心圆”助梦团队在湖北省黄石市阳新县王英镇乡村学校少年宫开展小学生党史学习活动。活动以讲好红色文化故事,搞好红色...[详细...]

手机触屏版网站

手机访问轻松,自动识别,自动跳转无需操作。即刻掌握最新校园活动信息。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关注当代大学生网微信公众号。掌握投稿便捷方法。

微信客服号

扫描二维码,添加官方微信客服,在线沟通投稿疑问

投稿帮助微信公众号

dddxsnet

周一至周日9:00-23:00

皖ICP备06007022号-1

皖公网安备34010402700492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