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学子深入咸阳,探访百年锣鼓非遗文化

   日期:2019-10-12     来源:湖北汽车工业学院    作者:王承伟    浏览:206    评论:0    分享好友
核心提示:启为创新团队来到杨凌区上川口村,探访锣鼓文化的奥秘。

【湖北汽车工业学院10月10日讯】(通讯人:王承伟)7月9日,湖北汽车工业学院启为创新团队来到杨凌区上川口村。上川口村是西北著名的锣鼓生产专业村,村里传唱着“女人会烧火,男人精铸铜”的民谣。上川口村是启为创新队的重点采访地点之一,是探访锣鼓非遗文化最好的切入口。

      启为创新团队来到了村中的制作铜鼓的公司,原来村子里都是小作坊。现在由锣鼓技艺传人刘松林和政府合作进行资源整合,才有了这家公司。在厂里有三间主要的大厂房。在刘松林的带领下,队员走进了造锣的车间。车间里有个三个不同的生产间,分别是抛光车间、锻造车间和检测车间。车间里工人们熟练地操纵制造锣的机器,在乒乒乓乓的敲打声中,本来没规则的铜器逐渐有了锣的形状。

打造铜器的工人在进行半机械化生产

      粗制的锣没有光泽,表面粗糙。抛光师傅根据自己的判断,来有选择的进行表面处理加工。队员们从工人师傅那里了解到抛光工作误差只有几毫米,一旦失败,就要回炉返工。抛光保证了锣的外形。但音色才是真正的核心。

      “锣最重要的就是其音色,他决定了锣的优劣。”刘松林如是说。“所以厂里的调音师需要从最基础的学起,最少需要15年。”听到这里,队员们都很惊讶,看似普通的器件,背后居然隐藏着这么多不为人知的艰辛。队员们拿起一个已经做好了的锣,一个合格的锣代表着打造者多少汗水和执着啊!紧接着,启为队员走进造鼓的车间,从小到拳头的小鼓到重达三吨的天下第一威风鼓,各种各样的鼓应有尽有。厂房里堆放着鼓皮和木材。几位女工正在加工一个直径约为一米的大鼓。“一个这样的鼓,熟练的工人一天可以打造七面。”刘松林说道。

女工在加工大鼓

      在参观生产车间后,启为队员们怀着一肚子的问题采访了刘松林。刘松林本人也是杨陵锣鼓的第四代传人。说起威风鼓,他自信满满地向队员们介绍2016年春晚节目组邀请村子为晚会制做的鼓以及曾经为华西村定制的天下第一威风鼓。可以看出,刘松林对着这个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家伙”有着深厚的感情。提及当年自己当学徒时,他强调了纯手工制作的辛苦和不易。所以过去锣鼓产量一直很低。当讲到现在的半机械化生产,他说“现在有了专业的机器和设备,造锣鼓的难度已经大大下降,也许有一天大部分工序会被机器代替。”刘松林顿了一下,随后说道“但有些技艺只能由人来完成,就比如我先前说的音色的调整。戏曲对锣的音色要求是最严格的,锣的音色准确度有统一的标准,需要用校音器进行测试。而这只能靠人工进行锻造,机器代替不了。”

队员们和刘松林老师进行深入交谈

      锣鼓在不仅用于戏曲,也广泛用于其他领域。在古代它还作为一种传达信息的工具。无论战火燃烧的年代还是繁荣发展的年代在不知不觉中锣鼓早已深入寻常百姓家里,陪伴着中国度过无数个春夏秋冬。如今它作为一个典型的文化符号,只有它嘹亮的声音一出现,就像是在宣告那个古老又智慧的民族的悠久文化。锣鼓制造技艺作为非遗文化,是理所当然的。上川口村这样著名的锣鼓制作专业村在全国都有着鲜明的特色。在300年间,这里的人们将锣鼓制造技艺不断发扬光大。在提及传承问题时,刘松林也表示深感焦虑:即使现在的生产已经是半机械化了,但年轻人仍提不起学习的意愿,他们受不了这里单调枯燥。如何激发起年轻人的欲望去继承锣鼓技艺成为当代必须要解决的问题。所以锣鼓非遗的保护仍任重道远。刘松林老师说只有完备的市场和足够的吸引力才能保证文化传承后继有人。所以上川口村现在积极推进市场化和商业化,希望把锣鼓文化变成世世代代人的基业。此次湖北学子的社会活动任务完成了。但非遗文化的保护和传承远远没有结束。当年威风鼓威风天下,被世界内外赞许。今天希望威风鼓永远威风,成为中国文化中永恒的符号。

启为创新社会实践团队    责任编辑:侯云飞

 
分享好友
打赏
 
更多>同类校园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校园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使用帮助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