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树达的小护卫 悲哀的城

   日期:2020-04-17     来源:湖南师范大学树达学院     作者:秦瑶 周扬     浏览:768     评论:0    
核心提示:致树达的小护卫【湖南师范大学树达学院4月15日讯】(通讯员:秦瑶)你好!“我叫胡图图,我家住在翻斗花园二号楼一零零一室,最近图图又收到了志愿者的鼓励。他们不是超级飞侠,也不是汪汪队。”嘿,可爱的树达志愿

致树达的小护卫

【湖南师范大学树达学院4月15日讯】(通讯员:秦瑶)你好!

“我叫胡图图,我家住在翻斗花园二号楼一零零一室,最近图图又收到了志愿者的鼓励。他们不是超级飞侠,也不是汪汪队。”

嘿,可爱的树达志愿者们,我想说就是你们……

让人害怕的不是疫情带走了两万多人这一件事,而是听着一个人离开这件事发生了两万多次。疫情的突然,比那些虚拟世界末日的电影来的更让人惶恐,像电影的情节,我们从开始的一笑而过,到仓皇逃窜。但生活不是电影,主角不止一个,团结的力量总是不可估量。是你们用行动诉说着不会永远世事无常,我们还会拥有来日方长。让人振作的不是志愿者能鼓励了多少人这一件事,而是多少人鼓励着我们这件事一直在发生。

这些抗击疫情的日子里,也许不是每个人都知道,志愿者背后的故事。赴往武汉支援的白衣天使胡桂花,陈娟学姐、地方守点的长发公主王玲媛、按响门铃的小精灵严亚娟、默默支持医护姐姐的小棉袄刘著贤、社区里的小黄人李咏欣、村委身边的小太阳姚昕等等。我记得名字的、我不记得名字的、我知道故事的、我不知道故事的。都让我热血沸腾。你们就是树达的萤火,是窗前的美景,把漫天星河送到窗前,抬头就是温柔和希望的色彩。

前几天我在线上团课里看到了赴往武汉支援的学姐们,她们刚刚下班,口罩印子还在疲倦的脸上。让我很有感触的是陈娟学姐说到,自己插针的故事,在戴着护目镜、防护服的情况下,给病人插针是一个极大的考验,闷热的防护服基本不透气,护目镜上全是水汽,看也看不清。陈娟学姐说:“平时推针只要十几分钟,有一次我足足推了二十五分钟。”病人非常体贴的给她挪位置让她坐下,陈娟学姐眼眶有些湿润,但是她拒绝了。为了病人她觉得她坚持的住,如果她推针中动幅过大肯定会给病人造成影响。她宁愿站着,也不愿加重病人的不适。她说:“其实这些事情,是我作为党员该尽的义务。”像他们一样平凡又伟大的人,还有很多,在寒冷的冬季里不断奉献自己的力量,他们都是我们树达最平凡最伟大的学姐、校友。也是我们敬佩的逆行者

如今疫情慢慢好转,少不了他们的奉献,更加少不了国家的支持与调控。小护卫们,也不断放弃在家休养的时间,成为抗击疫情赶路人,被爸爸妈妈保护的小宝贝忙着保护世界。我不知道她们是怎么克服的心理恐惧,什么时候做的决定,赶往需要的地方。明明很害怕,却眼里明明白白透露着坚定。她们不说辛苦,却总是在被感谢的时候悄悄湿了眼眶。

“仁爱精勤”的树达精神被她们真正展现,在这危难时刻,她们冲锋在前,在疫情的第一线展示着青年的责任与担当。

你们不是从头而降的英雄,但是都在打着小怪兽,不是白衣天使,但是手里都有药丸,叫“疫情要玩完”。谢谢小护卫们,你们的好运一定在邮寄中,等待查收,概不退还。

樱花已开,雾尽春暖,今年春天的颜色,应该还有树达的葱葱郁郁,和你们心里的中国红。

祝                        

长安常安。

悲哀的城

【湖南师范大学树达学院4月16日讯】(通讯员:周扬)《呼兰河传》,一个多么美的名字,起初,我以为这是作家对故乡的一条河的回忆,谁知却是一个“人吃人”的小城,一座悲哀的城。在那座城,可怕的不是鬼怪,不是战争,而是生活在自己身边的那群人。

这本书是萧红走到人生尽头时创作的长篇小说。当时,萧红虽然还不到30岁,但是身体十分虚弱,战争的摧残和感情的冲击令她长期身心疲倦,患有多种疾病。全书只是萧红对自我童年时代的一个回忆。

 “一部叙事诗,一幅多彩的风土画,一串凄婉的歌谣。”这是著名作家茅盾对《呼兰河传》的评价。它的篇幅不算长,破败的城镇,肮脏泥泞的街道,愚昧自私的人们,这里发生的一件件小事都是很真实的生活写照,有善良的一面也有丑恶的一面,读着小说仿佛跟着小镇上的人一起经历了一番。

百无聊懒的生活使人们愚昧无知、麻木不仁,总是希望生活中出现一些小插曲,让自己像看戏一样作一位旁观者,以打发那些无聊与寂寞的时光。所以,东二道街上有个“大泥坑”,六七尺深,无人问津、无人整治、无人填埋,人们和家畜无论是在晴天,还是在下雨天都会遭受到灾难,淹死过小猪,用泥浆闷死过狗,闷死过猫,鸡和鸭也常常死在这里面,人们说拆墙的有,说种树的有,但重来没有任何一个人想过把泥坑填平,纵然要过着提防不幸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提心吊胆的日子。但是,能旁观、能喝彩,能议论,人们就很满足了。

在文章中有一个让我感受到自己被悲哀,愤怒种种负面情绪包围的角色——小团圆媳妇, 她是个十二岁活泼的小姑娘,因为爱笑爱闹,婆家视她为怪物,总是无端打她,小团圆媳妇被折磨得生了病,一直医不好,老胡家听信了跳大神的话,说她身上有鬼,决定给小团圆媳妇用开水洗澡,大缸里满是热水,是滚热的水。她在大缸里叫着、跳着,像逃命似的狂喊,旁边三四个人从缸里搅起热水来往她的头上浇。再也不能够挣扎了,从大缸里抬出来,浇上冷水,当晚又被热水烫了三次,烫一次,昏一次。这个场景让我想到了杀鸡,其实人是不如鸡的,鸡是死后受灼烫之苦,而这个孩子在这群无知麻木的眼睛底下经受着地狱里的炮烙之刑,没有一个人伸出援助之手,读到这揪心的一幕我感到铺天盖地的悲伤,多么可悲,多么可恨,她被滚烫的水烫了三次,就这样不幸去世了。

比起那些描写怪异荒诞人性的故事,我更害怕像《呼兰河传》这种隐藏在看似平淡生活中这不动声色的、死水般的愚昧与麻木,千百年来的文化传统像是为人们按上了自动发条,无需思考也满足于当下,处处都透出强烈的悲哀与绝望,读来都让人毛骨悚然。

作为一本在那个时代写就的书,势必有其所隐含的主题思想,整本书没有高举旗帜高呼新思想的出现,却处处是对封建思想、封建礼教、封建传统道德的深恶痛绝和无情的鞭鞑。

湖南师范大学树达学院    责任编辑:范中媛

 
打赏
 
0相关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推荐图文
推荐校园资讯

手机触屏版网站

手机访问轻松,自动识别,自动跳转无需操作。即刻掌握最新校园活动信息。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关注当代大学生网微信公众号。掌握投稿便捷方法。

微信客服号

扫描二维码,添加官方微信客服,在线沟通投稿疑问

投稿帮助微信公众号

dddxsnet

周一至周日9:00-23:00

皖ICP备06007022号-1

皖公网安备34010402700492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